秋九离『咸鸽』

不常上,喜欢发原创和oc,还有就是搬运『都是有授权的』和自己写的焱晶文,同人偶尔发

凹凸世界【焱晶】寻星—守星—逝星

原作者:北染beiqi
原地址:bcy
已授权

你知道寻星人吗?

寻星人的一生都在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星云,这片星云可以是自己的爱人,也可以是真正的星云。

寻星人的寿命都比较长,即使四处奔波,即使走遍天涯,他们依旧健康。

他们被上天赋予了特殊的体质。

在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星云,是不会死的,找到后,寿命自动减少100年。

至于那些一直找不到的,也有期限,三百年内找不到,面临的就只有死亡。

面对这样的条件,很多人都想得到这个“工作”可真正能得到的,少之又少。

寻星人的左臂或者右臂或有一个小星星,是星空的颜色,特别好看。

当然,也有不喜欢寻星人这个身份的,他们会选择一位爱人或者想尽办法把星星去掉。

但很少人把星星弄掉。

因为这个身份真的很让人羡慕。

寻找属于自己的星辰,想想也觉得很幸福吧。

“我不明白,我们寻星人,为什么要用一生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星空或者爱人。”

“后来,我遇见了他。”

“我才明白,上天赐予我们特殊的体质,是让我们这些特殊的人,去寻找特殊的ta。”

雪白的浪花敲击着船身,一次又一次。

少年躺在船板上,金色的眼眸中倒映着一片片星河。

异常的美丽。

他嘴里叼着一根枯草,手边是一本日记,和两个个小小的玻璃瓶。

哦,忘记说了,找到属于自己的星云后,可以用一个体质的瓶子装起来,带到任何地方。

瓶子里空荡荡的,另一个瓶子里有几个闪着微光的萤火虫。

少年微微侧头,无奈,“算啦算啦,还是把你们放回大自然吧。”纤细白皙的手拔开瓶盖,那几只萤火虫一点点的消失了。

少年看着萤火虫都飞走了,把一个小小的纸条装入瓶内,塞好盖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它丢了出去。

“希望,我的瓶子能让有缘人捞起来。”他突然嗤笑一声,“捡起又如何,又送不到自己手边。”
少年拍拍手,在船板上,准备睡觉。

“你是谁?为什么闯入我的领地?”

少年睁开双眼,看着打扰自己睡觉的的人。

“你谁啊,为什么打扰我睡觉?”少年有点发怒。

对方顿了顿,“我是这里的守星人,我叫凝晶。”

“你一守星人打扰我睡觉干嘛?”

这货是想死杠么。

凝晶的额头出现了一个十字。

“您闯入我的领地还不然我说?”

“得得得,我不说了,凝守星人,给我一杯水呗,我渴了。”

嗯,凝晶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吐火了。

不行要忍。

凝晶冷淡的把水丢在对方手中便坐在船旁,看着星空。

晶蓝色的眼眸倒映着一片蓝色的星河,特别好看。

流焱看呆了。

许久,他把杯子放在一旁,“谢谢。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当守星人。”

凝晶看了对方一眼,“星星也有寿命,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能量注入到星河,让它们的寿命更长一些。”

“听起来,还不错。”

流焱站起伸伸懒腰。

“我们的寿命都很短,我们就算遇到喜欢的人,也无法逃脱守星人的命运。”凝晶有失落,有孤单。

“你是第一个愿意陪我聊天的寻星人,谢谢。”

凝晶眼眶有点微红。

“别哭别哭。。”流焱有点慌了神,手忙脚乱的去抹对方眼中的泪水。

“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还要赶路。”凝晶握住了他的手,但很快就松开了。

凝晶用能量为自己搭了一个小小的屋子,虽然小但能容身。

流焱闭上双眼,可他满脑子都是凝晶的表情。

是一见钟情吗?

应该不是。

凌晨5点。

凝晶站在海边,手中是一瓶酒。

冰冷的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凝晶?”

他回头,把手中的酒递给他。

“这是我自己酿的酒,酒精度很低,可以把它当饮料喝,是用我这里的星河做的。”

“谢谢。”接过酒,流焱便离开了。

越过高山,跨过大海,寻找属于自己的星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流焱几乎走完了全世界,他几乎没有找到更美的星云了。他打开那瓶酒,倒出,颜色很好看,确实是名不虚传的星河酒。

抿一口,香气在口腔内蔓延。

那夜,流焱喝了很多,一瓶的酒,只剩下半瓶了。

就算酒精浓度再低,它还是酒。

流焱睡着了。

梦里的凝晶,白色的衬衣,黑色的长裤,梦里的他笑了,还伸出了双手。

“抱抱我可以吗?”

流焱伸手就要拥抱,却不料在下一秒醒了。

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找不到星云了。

他已经找到了,只不过。。被他弃脑后了。

他努力的划啊划,终于在第520天的清晨赶到了那座小岛。

“找到属于自己的星云了?”凝晶眯眼看着对方。
“找到了,它在你的眼中。”流焱笑了,“我能借点回去吗?”

“能啊,先让我把能量传入给星河。”浅蓝色的光在凝晶手中慢慢成型,又缓缓的流入到星河中。

“瓶子呢?”

“给。”

凝晶手指轻轻一点,瓶内,蓝色的星河出现了。

“给你。。”凝晶笑了,脸色苍白,没有了最初的精神力。

“我的寿命到了,回去吧,不要找了。”

流焱冲上去,抱住凝晶,哭了。

“你眼中的流淌着的星河,其实就是我要寻找的星云啊!”凝晶的身体开始消散,最后化为光点散开了。

流焱的手中,只剩下了那瓶星云。

属于他的星云消失了。

一年后。

“你为什么选择做守星人啊?”

“为了守护一个人。”

少年轻笑着,他金色的,眼中倒映着星河。

凹凸世界【焱晶】黑暗过后自是黎明

原作者:北辰BELBEL
原地址:bcy
已授权

*私设

*注意避雷

*不喜左上角

*过度ooc

*阅读愉快

暖暖的阳光洒落树枝上,倒影印在干净的地板上。

房间内播放着一首清幽的音乐,很安静很舒服。

桌子上,瓶内的插着一束蓝色勿忘我。

很好看的花,露水摇摇晃晃的落到花盆里面。

少年静静的坐在轮椅上,正面对着一个落地阳台,阳光照在他有些单薄的身躯上,苍白的脸毫无血色。

白色的纱布遮住了他的双眸,平平淡淡表情让人很难猜想到他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咯吱——”

病房的门被打开,少年没有回头,依旧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冷静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仿佛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与自己无关。

进入房间的少年走到轮椅前,微微弯腰,抱住了对方,顺便把一捧新的勿忘我放在他的手中。

“是焱吗?”苍白的薄唇动了动。

“是我。”流焱抱紧了他,闭上眼睛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不是去执行任务了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似乎感觉到对方有些疲惫,就任他靠着。

“结束的比较早,凝。。”

那个叫凝的少年抬起头看着他,尽管看不见。

“你是不是没有听医生的话?没有好好休息?你的身体还未。。”流焱的眼睛有些微红,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你不在,我害怕。”少年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冷静的不像话,仿佛这些事情都是假的一样,可却抓紧了流焱的衣角,微微用力的咬着唇。

流焱楞了几秒。

自从凝晶失明后,他就极度缺乏安全感,很依赖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搭档流焱和mas安迷修。

但是安迷修和流焱的工作,类似于调查的那种工作,平时很忙,几乎没时间陪他。

金知道后,便每天腾出时间来陪他。

失明。

什么都看不到,眼前是一片又一片的黑暗,看不到任何颜色。

也看不到自己所喜欢的人。

仿佛从天堂坠入地狱一般,挣扎着想去看清楚他们的容颜,可到头来终究还是一场空。

“凝,抱歉,我。。”“你工作忙,我理解,没事的,有金陪我。”说完,扬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让苍白无力的脸上添加了几分色彩。

“呦吼,天下奇观呐~面瘫脸居然笑了?”黑色长发的少女推门走入病房,发出啧啧的惊叹。【北辰:不应该是感叹吗?

真相帝:废话真多!赶紧更文!】

“呐~送你个礼物~本小姐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喽~”少女翻了个白眼,把东西放桌子上直接摔门走了。

“砰!”

【凯佬内心:md死gay!

北辰:凯佬冷静冷静!喝杯茶冷静一下!】

凝晶用手摸着那个方形的盒子,“该不会是恶作剧一类的吧。。”口上是这么说,但他也没有多想,随手拆开了。

是一个可以播放音乐或者故事的播放器,很高级。

流焱目送凯莉离开后,默默拿起说明书仔细阅读,然后按下按钮。

“您好,欢迎使用AOTU语音播放器,我叫小黎。”

“我想听音乐,歌曲名,潮汐。”凝晶说话的声音依旧淡淡的。

“好的。”

随即,清幽的声音响起,有海浪的声音,还有几声鸟叫,很好听。

凝晶很喜欢这样的音乐。

“滴滴滴——”流焱接完电话后,一边穿好工作服匆匆对着凝晶说:“我这里需要调查一个事情,凝晶你要不要先休息等我回来?”

“不用了,流焱你先去工作吧。”

“嗯,等我回来。”

门被关上了。

暮色降临。

天空已经看不见阳光,唯有清冷的月色。

月光透过玻璃,如霜般的洁白,撒在整个房间。

歌声依旧在房间回荡着。

凝晶安安静静的坐在轮椅上。

“咯吱——”门又一次的打开了,是安迷修。

“凝晶,今天怎么样?”

“mas,今天我感觉还不错,流焱呢?”

“流焱还在调查局工作,在下请了假来医院看看你。”

“嗯。。谢谢mas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看我。”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吗?”安迷修拉过椅子坐在旁边,顺手把一个水果递给凝晶手中。

“不困呢。”

“明天早上就要拆纱布了,凝晶,如果手术失败了,你。。”安迷修看着他,眼中是满满的担心。

“失败就失败吧,有mas和流焱陪着我,没什么好怕的。”他的语气和表现很平淡,好像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说不怕是假的,凝晶微微抓紧了身上的衣角。

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拿了毯子盖在凝晶身上。

“早点休息,晚安。”

门打开,又关上。

仿佛也关上他对于能见到光的希望。

早晨6点。

“凝晶。”流焱握住他的手,凝晶明显感觉他的手在抖。

“如果失败了,不要难过。。”

“不会。”凝晶把另一只手放在他的手上,似在安慰他。

纱布被一点点的揭开,眼前有了些许的亮光。

睁开双眼。

那双晶蓝色的眼眸,闪烁着光亮。

蓝色的眼睛像自由大海,像广阔天空、像清冷的月光像蓝宝石般的高冷。

不得不说,凝晶的眼睛真的很美。

那双眼睛像是世上最干净纯洁的眼睛。

“凝晶。。你能看见吗?”流焱有点担心的看着他。



“能。”



天,有些微微的发亮。

黎明,到了。

“而且。”

凝晶侧过身,对着自己身边的人,微微一笑。

“我看见的。”

“是整个世界。”

“而各位,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其实无论真的结果怎么样,只要他们在凝晶身边,他就没有失明。

因为他们也是他的光,更是他的第二双眼睛。

结束与开始(7)

原作者:这个黑羽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第二天凝晶醒来看了看周围,发现脖子上的戒指不见了。开始着急,准备走的时候发现身边有一个人是流焱,凝晶你平时都会赖床的,凝晶呆着了抱着流焱开始哭泣嘴里一直嚷嚷着:流焱……流焱……
流焱看到自家媳妇哭了,有点慌张,凝晶你别哭啊倒是……
流焱这不是梦对不对?(凝晶)嗯……(流焱)
两位小情侣别睡了。门外传出星月刃愤怒的声音。
午后,凝晶突然看到无定不对劲,看着他老是扶着腰,声音有点哑,突然想起什么拉着无定到一个地方。
星月刃一脸看明白了什么的样子,对着流焱说,你看着他们两个不吃醋?两个受又不会干出什么来,流焱一脸无所谓,雷神之锤走过来,就是!
转到无定那
无定,腰疼是吧……凝晶轻声说。嗯……/////雷神之锤干的吧。不是问他,而是肯定……嗯……//////你怎么知道的?(无定)猜的,很简单啊,你们俩兄弟关系肯定没有那么简单,平时都在一起,再想想我和流焱相处关系和你们两个差不多了所以就猜出来了(凝晶)拿回去抹吧……无定接过说了声谢谢!
流焱抱住凝晶,“老婆”今晚犒劳一下我呗~(流焱)放开我!//////(凝晶)
无定之躯,不想吃这碗狗粮本想马上走,可是被雷神之锤拦住了,我亲爱的弟弟,想去哪?昨晚我用的力不够是吧?
两位受觉得今晚要不保了。

焱晶小甜文(169)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凝晶”

“凝晶?”

“……干嘛……”

早已经洗漱完毕的流焱在床边戳凝晶的脸,凝晶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伸手朝流焱坐着的地方挥了挥,想把他赶走。手短可悲。流焱站起来轻轻的走到阳台把窗帘拉开

“……焱……把窗帘拉回去……”

“……好亮……”

他转过身背对着阳台把被子蒙在头上,打算继续睡觉,流焱一把将被子掀起来,凝晶直接炸了毛

“……啊……干嘛”

“写作业”

流焱一本正经的翻着书包拿出几本作业,而凝晶还抱着枕头躺在床上

又要睡着了

流焱翻着书包的手停了下来,就这样站在桌子旁边静静地看着一到放假就赖床的凝晶。清晨的阳光很温暖,照在身上很舒服。凝晶只想多躺一会。流焱知道的

“……凝晶,作业借我抄一下”

流焱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凝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自己的书包,眼神示意流焱可以拿自己的作业来抄。于是他又继续睡下去

“凝晶……?”

“……嗯……?”

“最近怎么了?这么喜欢睡觉”

他抱着枕头坐起来停顿了一会,流焱手机拿着的作业轻轻的放到桌子上,然后坐在床边揉揉凝晶的头

“……作业好多……我都困了”

【此时门外传出了安迷修的声音】

“我们给祖国母亲庆祝生日,祖国母亲可高兴了,让老师给我们布置了按吨算的作业”

“噗……咳……咳咳咳……”【不知道是谁喝了一口水被呛到了】

流焱拿着凝晶的作业在旁边抄,安迷修在外边吃糖,边看以前的旧日记,回忆一下以前的事情【安迷修自己都忘了自己写了多少的文了】

“安哥你不打算更文吗?”

“……我累了”

“……能理解”

“……嗯……”

“……其实你是因为盗文的事不舒服吧?”

“啊,对啊”

安迷修拿起手机翻了一下。
放下。

“虽然他不动了,可是总感觉怪怪的,好难受啊……”

安迷修靠在沙发上,身子向阳光照到的地方倾去。腿疼真的超麻烦啊。他这么想着。根本挪不到有阳光的地方去嘛。直接索性的瘫在沙发上,就这么躺着好了,手指尖触碰到了一点阳光,暖暖的,可是安迷修已经懒得往前了

太累了嘛。

“呐……如果我不更文焱晶圈就冷了很多啊……”

垂下眼帘,看着面前手机上的信息回复,笑了一下

“啊……我也该起床写作业了……”

“嗯”

“你俩的作业,待会借我抄抄,不然真的写不完”

焱晶小甜文(168)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流焱哟”

“你掉的”

“是这只凝喵?”

“还是这只凝喵?”

“还是这只凝喵喵?”

“还是这只凝喵喵喵?”

“还是这只凝……”

【啪——】死亡声音

【系统: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在与流焱交战的过程中被烤的酥脆】

“你到底把我的凝喵放哪了?!”

流焱用剑指着安迷修的头,安迷修坐在地上流了一把冷汗,尴尬的瞥了一眼窗外,然后用手推了推快要碰到自己鼻尖的剑,往后挪了挪。安迷修挪一点,流焱就往前走一点,直到安迷修头撞到了桌子,然后盘子砸在头上才停下来

“……啊……疼疼疼疼疼疼疼……”

“凝喵,在哪”

“你床上……啊……不行……绷带绷带……”

“……我流血了……”

“啊……我要死了……告诉不正经雷狮我还爱他……”

【系统:盘子 击杀 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流焱擦了擦手中的剑,然后转身就下了楼,安迷修躺在地上装死人,旁边的盘子碎一地,还有一点血【很多】堪比凶杀案现场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

【安迷修已阵亡】

【复活时间剩余】

【40】
【39】
【38】

……

“我只是想摸凝喵的耳朵啊……”

安迷修一脸委屈的看着天花板,他的头上缠着几圈绷带,后面还拖了两条长长的双马尾,一看就知道是雷狮给他绑的。安迷修委屈的看天花板,雷狮一手拿着绷带一手拿着烤串,而流焱翘着二郎腿挨在沙发上喝酒,凝晶就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们,尾巴在后边摇来摇去,嘴里叼着小鱼干

流焱瞥了凝晶一眼,然后用另一边手去摸他的头,还有耳朵。而凝晶就安静的坐着,随流焱喜欢,毕竟不敢给他一爪子

“嘤”

“我出去了,ww”

“拜拜”

安迷修从沙发上坐起来,然后离开了

“……嗯”

“再见。”

焱晶小甜文(167)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凝晶呀”

“干嘛……?”

“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凝晶”

“……干嘛?”

“凝”

“能不能不要一直叫我的名字……”

“……很烦……”

“好吧”

流焱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笔,笔尖停留在一道算式上,这题很简单,流焱也会做,他也只是突然停下来了。凝晶坐在床上,就这么看着流焱,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凝晶”

“……嗯?”

“我喜欢你”

“好了没了”

流焱也一下子想不出来该说什么了,就随便的答了一句。而凝晶还是像刚才那样子看着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感觉他还有话要说

“啊……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啊”

“……嗯……你主要是要和我告别的吧……?”

“……对吗……?”

“……对啊”

“……呐……拜拜……”

“……嗯……拜拜”



……

只是暂时的离别而已……

焱晶小甜文(166)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啊……抱歉,这篇不是更新……我是来和小可爱们说一下的……

明天安哥就去学校了,住校,不可以带手机。我妈和凝晶她妈说好的,流焱住校完全就是……

妈的妻奴

然后昨晚我朋友告诉我,我的文被人在百度贴吧上粘贴复制盗走了,比上次的还严重,原谅我现在情绪过于激动

他还说自己多忙之类的,连粘贴复制我的文都懒,呵呵

傻,逼

然后这个是百度贴吧的传送门,不要举报他,我只能在那里和他说话……友好交谈。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剩下的,你们帮我处理吧ww

相信你们ww

不要喷人,好好说话,如果他承认道歉了要授权了,我还是可以接受的ww

百度贴吧传送门↓

https://tieba.baidu.com/f?kz=5735409554&mo_device=1&ssid=0&from=1099b&uid=0&pu=usm@0,sz@1320_2001,ta@iphone_1_10.0_3_602&bd_page_type=1&baiduid=C3A369E75F8999BF6F05A6BEC0A63815&tj=www_normal_2_0_10_title&referer=m.baidu.com?pn=0&

焱晶小甜文(165)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喵……”

凝晶坐在床上轻舔着自己的手,时不时的晃一晃尾巴,而流焱坐在课桌上开着窗户看星星。凝晶轻轻的叫了几声,流焱转过头,看到准备走下床的凝喵,然后又转了回去。凝晶踩着凳子,然后坐到窗台边

“……你很喜欢看星星吗……?”

凝晶看着天空,用尾巴戳了戳流焱的手臂,而流焱笑了笑,轻轻的抚摸着凝晶的头

“对啊”

“以前特别喜欢和我的朋友一起看星星”

“但是现在就喜欢一个人看了”

“……为什么……?”

凝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几块小鱼干,边听流焱说,边吃小鱼干

“……不过他们都不在了”

“……哦……”

凝晶小小声的回复着流焱,一边嚼着小鱼干

“呐……陪我看星星吧”

“……嗯……”

焱晶小甜文(164)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你能不能不要一整天都在粘着我……”

“……我出去做个任务你都要跟着……”

“……又不会给你吃的……”

凝晶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推着流焱的头,流焱就总是这样跟在他的身后,没有一点声音。凝晶胆小,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吸血鬼站在他的身后,总会被吓得原地跳起,而流焱则是在后边不厚道的笑着,最后就安慰气鼓鼓的凝晶

“那我就不能陪你去吗?”

“……不行……”

“……你是吸血鬼啊……”

凝晶看着任务的暗杀列表上的几个名字,又扭头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流焱。吸血鬼和人类用的文字不同,流焱看的不太懂,他只是可以与人类正常对话而已,看不太懂他们的文字。而凝晶看着纸条,微微的皱着眉。流焱不是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神情,只是这次的总感觉怪怪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凝晶最后还是没有让流焱跟着他,而流焱独自待在家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无聊的要命,总是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那天以后,流焱就再也没见到凝晶。他一直在等他,等他回来






某天流焱刚吃完早餐,听到楼下有敲门声。打开门,凝晶捂着自己的手臂,腿上还流着血,头发上有些血渍。流焱就这样看着凝晶,不知道该说什么

“……回来了……”

“嗯”

在给他擦药的时候,流焱发现凝晶随身带着的匕首不见了,还有血猎特有的徽章也不见了。凝晶双眼无神的直视着前方,流焱看着他,有些心疼。凝晶总是说自己以前就想当血猎花费了多大的精力才想现在这样,尽管不是真正的出色的之类的话

“血已经擦干净了”

“我去拿些绷带,你先这样坐着不要乱动,好吗?”

流焱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凝晶已经失去血色的脸颊,苍白,冰冷。凝晶就这样子呆呆的坐着,如果不是呼吸时微微上下起伏的胸口,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木偶,呆呆的坐在床边。包扎好后,凝晶终于抬起头看流焱,而他只是这样和流焱对视,并没有说什么话,眼睛也没有了光亮

“……是怎么了?”

“……没怎么……”

凝晶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撑着自己往后退了几下,然后慢慢的躺下去,流焱看着凝晶,也累了,没有说别的,就上床轻轻的搂着他,害怕碰到他的伤口。凝晶平时很讨厌流焱这样搂着他,但是现在他不为所动,就这样呆呆的躺着,也许是累了

“……那个任务,是怎么了?”

流焱还是忍不住问凝晶,而凝晶只是摇摇头,然后自觉的给自己翻个身,面对着流焱

“……那个……任务……吗……?”

“……本来是要杀掉五个吸血鬼的……”

凝晶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用自己已经受伤的右手轻轻的握住流焱的手,然后慢慢的用力,像是舍不得放开似的

“……最后……我只杀了四个……”

“……我没有完成成为真正的血猎的任务……”

“……我……”

“没关系的啊”

流焱轻抚凝晶的脸颊,抹去他眼角边的泪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凝晶哭,也是凝晶第一次哭

“……最后的那个吸血鬼……我没有杀……”

“为什么?我的小血猎?”【略带吃醋加不解】

“……不想杀你……”

“……我不想杀你……”

凝晶勾起嘴角,轻轻的笑了笑,看上去很累,他好不容易到了最后一个试炼,但最后,他没有完成

“……五个人里面……有你的名字……”

“……我没有完成任务……”

“……我已经不是血猎了……”

“嗯”

“啊……还是习惯这么叫你小血猎的啊……”

“……我已经不小了……”【14岁的血猎√???流焱啊,三年不亏√】

流焱有点尴尬的挠挠头,然后视线瞥过一边去

“我还可以这么叫你吗?”

“……您请随意……”

凝晶小声的说着,看起来特别委屈【委屈的像个14岁的小……血猎???】

流焱揉揉凝晶的头,然后又摸摸他的脸颊【凝晶的头发凌乱】

“要不,你就一直跟着我吧”

“……嗯?”

“成为我的血仆”

“好吗?”

焱晶小甜文(163)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女仆咖啡厅pa】

【凝晶女装√】

【女装√猫尾√猫耳√】

—————————————————


“……请问两位想要点什么……”

凝晶一手拿着谱子,一手拿着笔和单子。虽然穿的是女仆装,不过还是那么认真。这是流焱对凝晶的评价,而安迷修在一旁无聊的要命

“流焱,帮我调杯酒……”

“咋了你,几天不见雷狮就借酒消愁了?”

流焱边打开柜子,边对着趴在桌子上装死鱼的安迷修说话,而安迷修就这么趴着,也没有反对流焱说的话。凝晶记好以后,就拿着单子走过来,安迷修看了一眼凝晶然后继续装死鱼。凝晶把单子递给流焱,而流焱瞥了一眼安迷修就走进厨房了

“……主人……您在干嘛……?”

刚注意到安迷修的凝晶不解地问到,而安迷修还是把脸贴桌子上,只是看了一眼旁边的这个女装的可爱三日,然后继续双眼无神的装死鱼

“……把自己伪装成一条比海水还咸,舔一下喝一年,吃盐不花一分钱的死咸鱼”

“那你还挺咸(闲)的”

流焱交了单子,从厨房走出来,无聊的就接了安迷修的话。而安迷修深深地叹了口气,就没说什么

“如果你太闲的话,请麻烦擦一下那边的桌子”

没等他的回答,流焱就直接把刚刚湿水的抹布扔给了安迷修,不偏不倚的碰到了他的脸上。啪的一声,周围的客人有的看着安迷修忍笑,有的直接笑出了声。安迷修叹了口气,就走到流焱说的那张桌子旁,随意的擦起来。凝晶走到前台坐在流焱的旁边拿起一本书就看。对他来说,没什么事的时候,里这么看一本书也挺好的。而对流焱来说,没什么的时候,一直看着凝晶也挺好的,而对安迷修来说,没什么事的时候,就这么看着他俩愉快的秀恩爱,是很不好的

“啊……我要更文……我要雷狮……我要橙子……我要御君……我要风语……我要黑安……我要抱抱……”

“擦个桌子你事怎么这么多???”

流焱一边调酒一边回怼安迷修说的话,而凝晶就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啊……流焱你来擦”

“……f**k”




【彩蛋√】×

其实流焱除了把单子交给厨师,调酒以外,还有一项就是陪酒,至于为什么不让凝晶来……

那是因为你肯定不想让凝晶喝醉了倒前台睡觉然后关店的时候把他带回家吧?好吧虽然以上流焱都愿意做,不过凝晶很可能会第二天请假,原因是什么你们都知道,就是不知道那晚流焱是怎么上了他的 等等我说了什么???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凝晶就开始有了点困意,毕竟平时都是早睡,而流焱还在旁边调酒。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懵懵懂懂的凝晶,流焱笑了笑,就给他递了一杯酒,凝晶半睁着一只眼睛看着流焱,然后摇摇头

“……我不能喝酒的……”

“就喝一口试试嘛”

“……真的不……唔……嗯……”

凝晶没说完话,就被流焱捏着腮帮子,强行把酒灌了进去。现在流焱清醒的很,他就是突然脑烧想要看看凝晶的酒量,灌完才发现自己可能有病了。凝晶还很困,反应不是很好,灌酒的时候还有点反抗,流出来的酒浸湿了凝晶胸前的一大片衣料,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凝晶喝了酒后,懵懵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流焱,脸上浮现出几丝红晕

“……都说了我不能喝酒的……”

凝晶抹了抹嘴角,然后趴在桌子上。女仆装,猫耳,猫尾。这些看起来很可爱的东西,实际上凝晶并不喜欢,如果不是因为安哥,凝晶根本就不会穿上这一整套裙子。流焱看着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凝晶,满意的笑了笑。说实话,看到他这种样子也是有生之年了

【然鹅不正经凝晶从不喝酒放弃吧孩子,你是看不到凝晶一脸色气的样子的,除非你是流焱,不对,流焱也没看到过】

“困了?”

“……嗯”

“去换衣服就回家吧”

“……知道了”

【回到家后……LOADING…】

等凝晶洗完澡,他出来就把沙发上的黑猫抱起来,然后把它放在大腿上,右手放在白猫的头上,就挨在沙发上睡觉,而流焱就坐在旁边看着。凝晶还是有点醉,不过不至于到像安迷修和雷狮耍酒疯的程度,醉,但是安静。流焱看着凝晶微红的脸,然后又不爽的看着趴在他大腿上睡觉的那只猫,和被他垫着手的那只猫。感觉自己活的还不如一只猫

安迷修回来后,流焱就叫醒还在沙发上睡觉的凝晶进房间了。今天流焱居然没有蕌?

当安迷修大半夜起来下楼找吃的的时候,发现自己错了

【很好又是烂尾√】

【在工作时间码字真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