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九离『咸鸽』

不常上,喜欢发原创和oc,还有就是搬运『都是有授权的』和自己写的焱晶文,同人偶尔发

至死不渝的爱『3』实验?

原作者:这个安迷修不正经
原地址:bcy
已授权

流焱和凝晶走了进去了,突然被送到一个地方去

好黑,好可怕

“……把我的身体还来……把我的身体还来……”

一个诡异的女声,在流焱凝晶的耳边响起,确认不是幻觉以后,流焱赶紧把凝晶护在身后

“……在做梦……?……还是说……”

凝晶幽幽的说着,给流焱背后一凉

“这、这个还是在旁边走走看吧,万一有什么东西呢?”

“……”

啪——

凝晶打了流焱一巴掌,给流焱晕个半死

“啊……凝晶你干嘛……疼啊”

“……看来是真的”

刚才那诡异的女声走在耳边回荡,凝晶看了看四周,便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这就帮你去找”

“卧槽……找尸体……真特么刺激”

【主线任务——找出女人身体四个部位】

“……看来是被四分没有五裂了”

凝晶说的话变得有些诡异,不过流焱已经习惯了

“那就走吧”

“……嗯……”

流焱翻了翻这个下水道旁边的箱子

似乎有什么东西……

“卧槽?这里面有寿司???”

流焱获得 酸掉的寿司×2

“……所以说,这玩意能吃吗?还是先留着吧”

流焱继续走着,不知怎么的,走进了一个阴暗的房间

房间不算太小,一面墙上都是“电视” 看起来也不像是电视,倒是有点像监控。墙上的钟的指针咔哒咔哒的在响,在这显得渗人

铛——铛——铛——……

“12下……已经是12点了吗?”

“啧,烦人”

流焱干脆跳了起来,把那个钟砸了

钟 HP-10086

“哼哼哼~”

凝晶在另一边探索着,在一个书房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张纸

上面攒满了灰尘,不过还算完整

“……唔……?”

“今天和他提出了想帮孩子转到国外念书的事情,这样学外语也比较快,但是他竟然说我崇洋媚外,真的太过分了,整天只会研究东西的木头是不会理解的。连他在研究什么都不知道呢……我真是一个失败的妻子……”

“确实失败,你都不允许我碰你”

流焱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把正在念纸条的凝晶吓了一跳

“……我在读纸条啊……”

“嗯?”

流焱凑过去看了看凝晶手上纸

“已经是2014年6月27日子的事情了,过去挺久的了”

“……嗯……”

凝晶点了点头,又翻过另一面,继续读下去

“2014年7月1日。现在老公根本不回家了,一回来就是找我吵架,越吵越凶还动不动就打我,孩子都吓着了……”

“啧啧啧,还打人啊”

流焱打断了凝晶的话,凝晶就给了他一个白眼

“流焱你来读”

“哦”

流焱偏了偏头,接过凝晶的纸条

“老公的行为变得好奇怪,感觉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他多么温柔,现在却连我也打,干脆带着孩子一起离开吧,最近镇上也出了那么多事情,连佐田诗织都死了”

“2014年7月2日。被打的体无完肤,我变得好可怕,会不会吓到孩子呢,他对我打了奇怪的针,我逐渐忘记自己是谁,好想呼救但却说不出话,完了,一切都完了,不知道孩子怎么了,有没有受伤,希望有人来救救我们,这个疯子”

“一定要杀了他,绝对要杀了他”

凝晶听流焱念完了纸条上的字,变得有些不安

“流焱,你说,上面的那个‘老公’不经常回家,是不是和前面你念的那张字条上的实验有关?”

“我觉得应该是”

“针会不会是实验物品?还有前面的佐田诗织”

“……应该吧……”

流焱把纸条放到一起,收进口袋里便拉着凝晶,东走西走

在一个书房里,流焱又看到了一张字条

“爸爸妈妈一直吵架,我不喜欢他们吵架,爸爸说只要打针就不会和妈妈吵架,但是不能跟妈妈说,虽然打针好痛,为了不让他们吵架我要忍耐”

“看来他连孩子都下的了手”

流焱有点生气的看着那张字条,继续读了下去

“最喜欢爸爸了,都会买玩具给我玩,嘻嘻,爸爸还给我一把钥匙请我帮他保管,我一定要好好爱护它”

“到这里就没了”

“可怜,成了自己最爱的爸爸的实验品,还浑然不知”

“……流焱,你觉得那钥匙是什么?”

“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为什么给孩子来保管”

“……不知道”

“八成是觉得小孩子天真无邪,不会起什么疑心,小时候都会有一种,做什么事都要说到做到的那种感觉,所以委托了,也许就不会说出来吧”

“……嗯……应该是……”

评论